欢迎来到撸妹妹网,我们因为缘分而相聚。请记住我们的网址:googlepulse.com。撸妹妹网提供更多更好看的东东都在这里

摘要: 第二年的春天,美男爹跟叔爷爷又国家元首会晤了一下,两人年龄都不小了,应该把婚事给办了。这回倒不用美男爹装病了

不作死-不会死

第二年的春天,美男爹跟叔爷爷又国家元首会晤了一下,两人年龄都不小了,应该把婚事给办了。这回倒不用美男爹装病了,美男喜滋滋跟部队打了申请,回家娶老婆了。


  各位筒子看到这里,是不是觉得厌厌这副“跑得快”的牌,拿了2个王,4个2呢?天生美貌,爹妈宠爱,农村女娃从来不干农活不干家务 ,可以读书,有个弟弟跟孝忠犬一样的守护她,有个妹妹可以供她毫无顾忌的发泄,欺负。而且的而且,有这样出色的未婚夫,这样好的公婆。这样的人生,对于那时候的农村女娃来讲,是何等的幸运啊。


别的事情记得不太清楚了。到了厌厌结婚,美男来接亲的时候了。厌厌结婚那天小孩子们都好开心,因为有漂亮的新娘子看,有酒席吃,还能捡一些鞭炮,运气好的话,还能得到新郎倌的红包。那天本来我在来祝贺的亲戚里穿来穿去捡鞭炮不亦乐乎的,突然看到我妈急急忙忙的拉了几个婶婶往厌厌住的房间走。我也跟了过去。


  厌厌的门是从里面拴着的,美男半蹲在门外,用当时小小的我听了心都要化的温柔,在轻轻地说:XX,开一下门吧,我错了,对不起,明天我们一起去城里买!”因为当时生活的环境,泥腿汉子们说话都是用喊的,口头禅一般是:MLGB什么的,所以听了美男的温柔,10岁的小猪,心都碎了。都有点爱上美男的感觉啦,筒子们别喷我啊。


  “不开,不开,你是个骗子”厌厌在里面大喊。

  “时间来不及啊,XX,不是故意不买的!”美男还是温柔的说。

  “骗人,你在信里明明说要买的”

  “我不骗你,这里这么多叔叔婶婶作证,我们明天就去城里买”

  “不行不行,我就是现在要,你现在去买”

  美男看看手表,无奈的说:“离我家那边开席只有2个小时了,我现在去城里起码得2个小时,还要回来,起码得4个小时了,我家那边的酒席就误了时辰了!我们明天天一亮就去城里买,好吗?”

  “不行不行,我现在就要,谁叫你不买的,没有手表戴着,我就不嫁"

  。。。。。。

  从婶婶们你一言我一语中,知道是美男在信里答应厌厌,从部队回来给她带一块手表,让她戴着手表出嫁,但是那时候呢,商场不多,手表不太好买,美男从部队赶回来时间急,想着结婚后一起去买,就没有买表。厌厌誓死不从,一定要手表。


不知道了纠结了多久,美男口水都讲干了,急得满头大汗,不停看手表。厌厌就是不开门,在里面叫着一定要手表。屋外的几个婶婶也急得要命,时间一分一分过去,农村做红白喜事,都要讲个吉时,那时候也没有车子接亲,都是走路的,叔爷爷疼厌厌,一年来,叔爷爷给厌厌打了全套的家具,还有床铺什么的,20多抬东西,是要靠人抬去男方家的。抬着东西要走泥路会很慢,如果误了吉时,会不吉利,而且美男家几十桌亲人等着开席呢。美男急得差得哭出来了,做为10岁的小猪,都心疼了。但美男还是轻柔的在劝厌厌,甚至最后说,只要她开门,结完婚,让他下跪都可以。


  还记得美男淌着汗说:"XX,你开门,把婚结了,你让我干什么都行,甚至我给你下跪,好么?都说男人跪天跪地跑爹娘,只要你开门,我XXX当着这么多长辈的面保证 ,我给你下跪,成么?”


  “谁稀罕你跪啊。我只要手表!”厌厌毫不动摇啊。

  “作孽啊,你这妹子,你这是作死!”看到美男的囧样,确实时间又赶,有个婶婶都差点哭了。

  反正谁都劝不动,二叔叔直接要踹门,说今天这个日子,她是要作死了,我把门踹开,把她杠去姐夫家,看她如何?

  二叔叔要揣门,要来强的,孝忠犬大叔叔不干了,说有话好好说,今天是喜日子,不能来武的。所以就没有踹门硬来,这成了后面许多年里厌厌恨死大叔叔的理由。


再不出门就真要误时了,但厌厌就是不松口,不开门,美男怎么求,亲人们怎么劝都没有用。叔爷爷急到没法,把相当于族长的一位老爷爷接到家里,希望老爷爷的劝导有用。老爷爷在厌厌门口劝,还讲了个典故,但老爷爷话没讲完,厌厌在里面竟然扔了个东西过来砸了一下门,说不要你们管,没有手表,我死都不嫁。


  本来以为那天的结婚酒吃不成了,叔爷爷急得把头直往墙上撞,嚎啕大哭,边哭边说“家门不幸啊,出了个这么个人,怎么好跟美男爹交待啊,怎么对得起美男一家啊?”这时,亲戚里有个姑丈出了个主意,让兔兔跟美男走,先把婚结了。这个主意救了许多人,但是,这个姑丈却为这个主意,在后面的一些年,付出了沉重的代价。


小猪那会年纪小,不知道他们是怎么说服当时不到16岁的兔兔代替姐姐当新娘的。只知道当时豆芽菜一样的兔兔缩在猪圈后面的柴火灶边烧火。农村办红白喜事,都是在院子里或者猪圈旁边支个大灶煮菜的,可怜的兔兔一大早就被她妈妈安排烧那个大灶。出来见人时,穿着让人心酸的补丁衣服,头发乱得像鸡窝,柴火灶薰得眼睛红红的,肿得跟个大桃子,脸上一道一道的柴灰,黑乎乎的一脸。


  说到补丁衣服,小猪又忍不住骂厌厌这鸟人。农村姐妹多的家里,大姑娘穿过的衣服,给妹妹们穿是常见的事情,但是厌厌呢,在衣服她不能穿,只能给兔兔穿时,会故意在石头上磨坏或者用剪刀剪一个洞。所以兔兔的衣服基本都是有补丁的。有个姑姑看不过眼,给兔兔买了件新衣服,厌厌气得在家里打滚,非得让兔兔把新衣服给她穿,她比兔兔胖,又高许多,自然穿不进去,活生生把新衣服撑坏了,这下厌厌心满意足把衣服一扔,走了。兔兔只得让我老娘把衣服补了,再穿上,还懂事的让我娘不告诉那个买衣服的姑姑,怕姑姑伤心吧。

兔兔要当“新娘”了,怎么也得打扮打扮啊,那会确实时间非常紧,大家都急得要死,有个婶婶去翻兔兔的衣服,说出嫁再怎么样也不能穿补丁衣服,可找来找去,翻遍了箱子都没有找出一件没有补丁的衣服出来。时间太紧,没办法计较太多,兔兔随便换了件补丁小点的衣服,脸上的柴灰都没有洗干净就被催着跟美男出发了


因为我跟兔兔一向要好,虽说辈分相差一代人,但年龄相差不大,所以经过亲戚们商量 ,让我跟兔兔一起去美男家,如果不是因为这个原因,小猪是没有荣幸去的哦。


  兔兔走最前面,我中间,美男排第三,后面是一路乡亲,帮着抬一些家具,浩浩荡汤几十人,走在农村的田埂上,队伍拉得很长,很是壮观。。。对了,兔兔手里还拿了一把新伞。。。哈哈。。


  去美男有走路要一个小时左右,途中要经过一条小溪,美男越过我,把兔兔拉到溪边,温柔的给兔兔洗脸,呵。。我都看到兔兔脸红啦,一直在躲美男,说:姐夫,我自己洗,我自己洗。美男没听,用手帕把兔兔的脸擦干净了,一言不发的又往前面赶路,估计美男那时候也是非常郁闷的吧。。赶到美男家时,还差几分钟就过了吉时了,谢天谢地,所有人都松了口气。虽然美男爹娘很是惊讶,新娘为毛不是作天作天要死了的厌厌,而变成了小豁唇兔兔,好在厌厌跟别的亲戚没见过面,只有美男爹娘知道实情,其他亲戚乐呵呵的敞开肚皮吃了个溜圆。


  当天下午小猪就跟抬家具的乡邻们滚回了自己家,虽然也很想闹洞房来着,但当时的情况,美男别说闹洞房,估计行洞房之乐都没有吧,,,呵,其实小猪这样想是错的。。。


上回说到小猪麻溜的滚回了自己家,那几天真是神仙般的日子,办酒席会剩一些菜,那几天桌上好吃的多得不行,小猪吃得不亦乐乎,没有时间去想别的啦。。。


  婚礼那天厌厌闹的那出,基本上所有亲戚都想用玄冥神掌拍她个肺啦,太让人气愤了。特别是村里那位老爷爷,颤抖着小山羊胡,激动的说他活了80多,还没有人敢在他面前砸东西,这回被厌厌整了这么一出,严重挑战老爷爷的权威,别人能不生气么?至此,厌厌把自己一生的好牌出得干干净净了,只留下单张 345 。。。。哈,小猪咋么这么想笑呢。。。比较不厚道。。。哈


  哦,还有只孝忠犬大叔叔,说句不厚道的话,这大叔叔就是只蠢狗,厌厌的作跟他的忠诚守护有很大关系,不说一半责任,绝对有百分之45.但是,这只蠢狗这样的守护与忠诚,换来了什么呢?换来的是,厌厌后面无尽的恨意,甚至天天诅咒他不得好死,后面还真如厌厌所愿,当然这是后话。。。

三天后,兔兔与美男要回门了。这是农村里的规矩,新娘过门三天要回门的。


 这天一大早,小猪就被厌厌叫醒了,厌厌这鸟人,一开口就让人想借用一下段誉的六脉神剑弹死她。她一大早到我床边,鬼扯着嗓子,大声喊:“吊肚子公猪,吊肚子公猪,起床起床,帮我看看这衣服好看不好看?”我那时都10岁啦,也知道爱美了好吧,再说我的肚子早就不圆鼓鼓啦,之前是得了病,后面病好了,但她一直是这样叫我,让小伙伴们笑了许多年。。。哼。。。如果她不是我姑姑,我早跟她翻脸了我。。。


  我故意不睁开眼睛不理她,她就一直摇我,一直摇,被她烦得不行,我坐起来。她穿得居然是结婚当天穿的大红色衣服。当时的农村,除了结婚当天,平常时间很少有女人穿大红衣服的,太扎眼。我说你为什么穿红衣服啊?今天又不办酒席,你穿这个干嘛?


  厌厌抿嘴一笑,说这你别管,你就说这衣服好看不?我说,不好看,好吧,原谅我当时人小不圆滑,不会讲话,不懂得有时候善意的谎言远比真诚来得可爱。


  厌厌气得把我重重的一推,气呼呼的出去了。。。那天从早上到中午11点兔兔跟美男回来,厌厌难得的一直坐在台阶上,眼巴巴望着通向村口的路。

快到午饭时间,在厌厌望眼欲穿的企盼中,美男与兔兔终于一前一后出现在的村口的路上。厌厌眼睛突然亮了一下,满脸掩饰不住的欣喜,但一扫眼,看到我趴在窗台上看她,马上又板起脸,鼻孔里重重的哼了一声,说:“要是XX今天没有买来手表,看我还理他?”然后踢了踢凳子,进了她的房间,并把房间又有栓上了。


  小猪可没时间关心她,我关注的是兔兔与美男。不一会,美男与兔兔就到了家门口。叔爷爷跟我老爹老娘自然是极尽招待之能事。直到吃完中饭,美男提都没有提厌厌,甚至眼风都没有像三天前半跪在门口的房门 一眼。。。噢, 这个咋个办好,小猪跟一众亲戚还等着看好戏呢。。。可是主角不入戏。。。。


兔兔一回家,就被我叔奶奶安排去做事,但被美男阻止了,让兔兔做在他旁边,兔兔全程低着头,只夹了一次菜,饭只吃了几口。


  中饭就在其乐融融中吃完了,美男坐了一会,就说要回家。呃呃呃。。。这是虾米回事?美男竟然直接把厌厌当空气了。竟然直接说要回家,叔爷爷欲言又止,到底没有说出口,我想叔爷爷觉得,毕竟是自己闺女作的,之前美男在众人面前又是跪又是求的,他觉得对美男愧疚吧,。大家在门口客气挽留了一翻,美男就准备回家了。


  以为就这样结束了么?美男啊,你图样图森破了。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