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来到撸妹妹网,我们因为缘分而相聚。请记住我们的网址:googlepulse.com。撸妹妹网提供更多更好看的东东都在这里

出差提前回来,撞见老婆在......

1
  你把衣服都脱了

我叫陈锋,是一个倒霉的大学毕业生。


大学刚刚毕业,没有找到工作不说,家里老爸还出车祸被车撞了,肇事司机没钱,虽然人已经被拘留了,但我爸现在还躺在医院里,急需钱救治。

我出门借了一天的钱,但遗憾的是,分文没有到手。

回到了租住的房中,我跌坐在沙发上,很是头痛。

可就在这时,我听到东边卧室里传来‘嗯嗯啊啊’的声音。

东边卧室是姚筱的,她是跟我合租的女租客,自称是某企业的会计,可现在这个时间才下午四点,她该上班才是。

悄悄的搬了把凳子,我站在凳子上,透过门上边的缝隙往姚筱屋里看去。

屋内,姚筱正跪在床上面对我,满脸的痛苦神情,而且身上还一丝不挂,将她那玲珑饱满的身材彻底显露出来。而在姚筱的身后是一个老男人,大腹便便,现在正跪在她的娇躯身后,狠狠耸动着身体。

我大吃一惊,可更为吃惊的是,屋内竟然还有另外一个男人的身影,那是个秃瓢。在老男人完事后,秃瓢又趴了上去,而且姚筱竟然没有拒绝!!!

姚筱的模样很美,身材也很魅惑,那叫声简直如同天籁,让我口干舌燥。

可是我还是不能相信,自称做白领的她,竟然会同时跟两个男人做那种事情!

直至秃瓢也完事后,老男人丢出一把钱砸了姚筱的脸上,我才意识到她真正的工作什么。

连忙搬着凳子蹑手蹑脚的离开,我躲到了隔壁的卧室中,把门给轻轻闭上。

直至听到两人离开后,姚筱进入了卫生间洗澡,我这才敢回到客厅,装作一副什么也不知道的样子。

姚筱洗完澡出来后,看了我一眼,“不用装了,我刚才透过门缝看到你了。”

她的话,让我很尴尬。

不过姚筱并没有就此再多说什么,喝了一杯水手,抚弄着她湿漉漉的头发,问道:“你爸怎么样了,借到钱了吗?”

我摇头,将情况大概告诉她。

姚筱沉默了一会儿,随后坐在了我旁边。

“我有个办法,虽然有点……但好歹是个办法。”

然后她就告诉我说,可以把她老板介绍我认识,我去向她老板借钱,然后用身子还账。说白了,也就是去做少爷。

嗅着姚筱身上的香味,透过她身上薄薄的睡裙看到那朦胧的胴体,让我不禁有些口干舌燥。

“可是我没有做过那种事情,一次都没有,人家需要技巧,我不会,我什么姿势都不会……”

说着说着,我都不好意思说下去了,都能感觉到自己脸上火辣辣的。

姚筱却是大为惊奇,“你还是个雏儿啊?雏儿更值钱,根本不需要技巧。早知道你是雏儿,我还不如先吞掉呢!”

姚筱的话,让我脸更红了,心里七上八下的忐忑着,不知该如何是好。

就在这时,手机铃声响起,是医院打来的电话,医生告诉我说,让我尽快筹钱,不然老爸的双腿不仅保不住,连性命都会有危险。

这个电话,坚定了我的信心,于是我答应了姚筱,请她帮我联系她的老板。

很快,姚筱的老板张红舞就来了,她是个很漂亮的女人,而且画的妆看起来很妖。

她上上下下地打量了我一番,然后故意骚弄着胸前的饱满,直把我看得脸红耳赤,下面都不由自主起了反应。

“还真是个雏儿,条件也不错,张姐收你了。”

然后,张红舞就从包里掏出了手机,一个接一个的打着电话,开口王老板闭口孙口的。

好一通电话后,张红舞就把手机塞回了包里,吩咐我跟她走。

下楼上了张红舞的汽车,然后她就拉着我走了,也不知道要去哪。

路上,她给了我两个药片,说是在稍后伺候贵宾之前吃下去。

我不认识那药片是什么,但上面的英文我知道,万艾可,也就是伟哥。

看着这俩药片子,我琢磨着,稍后可能要遇到个需求很大的老女人,可是为了钱,我认了。

不多会儿,张红舞就把我拉到了一个五星级酒店的房间里,她让我等会儿。

我老老实实的等着,心里很忐忑。

很快,张红舞就带着贵宾来了,吩咐我好好招待后,她就离开了房间。

被带进门的贵宾衣着很华贵,酒红色的长发,还戴着一副遮住半张脸的大墨镜。当她把墨镜摘下来后,我心里忍不住一颤,她很漂亮,真的很好看,好看到让我心脏砰砰砰砰的加速跳动着,我就没看到过这么好看的女人。而且看她的模样,也就才比我大几岁而已。

把第一次交给这么漂亮的女人,而且还有钱赚,我知足了,不亏,我愿意!

她手拿大墨镜,漂亮的小嘴含住了眼镜腿儿,上上下下的打量了我好一会儿,然后让我开始。

“开始什么?”

我懵了,我根本不知道她让我开始什么。

然后她就笑了,吐出眼镜腿儿,她说,“你把衣服都脱了。”

我这才回过神儿来,愣怔着把衣服脱掉。可是在脱的过程中,不小心把张红舞给的那俩药片给掉了。

“张红舞说让我伺候你前先把这俩药片子吃了,我忘了……”

我很尴尬,我想找水赶紧把药片子吃掉,但她根本不给我机会,直接就用高跟鞋把俩药片给一一碾碎,然后就笑着丢给我一件衣服,让我穿上。

那是件皮衣,连身子带腿的,穿着很别扭,只有两只手和下面露着。

我刚刚穿上,然后她走到了我后面。

下一瞬,我就感觉有高跟鞋顶在了我后脊梁杆子上,同时皮衣上那些绳绳索索的就被狠狠的拽紧了,把我给绑得像个粽子似的。

伴随着高跟鞋触地的‘嗒嗒’声,她坐到了旁边的床上,把银色的高跟鞋脱掉,露出了她那只包裹在黑色丝袜里的小脚丫。

我发誓,我从没有见过这么漂亮的小脚丫,这脚丫子比许多姑娘的脸都白,都好看。

白白的,嫩嫩的,而且几个指甲还都染成大红色的,看起来特别的性感。

透过黑色的薄丝袜,我都能看到那小脚丫上一点死皮都没有,特别干净,特别嫩,真的很美。

我正沉浸在她的美脚上时,她突然对我开口了,声音很好听,好像天籁,可话中意思却是让我大吃一惊。

“你爬过来,用舌头给我舔脚。”

2
  他竟然想睡我

虽然她的脚很美,但我还是感觉到了屈辱。

只是,想想姚筱,再看看眼前这个美人的模样,我忍了,也认了。

费了老劲好不容易的爬到她身前,我抬起头来,然后我就得以更近距离的去欣赏那只脚。

脚真的很白,而且上面一点纹络都没有,就跟玉雕的一样。足心红嫩红嫩的,而且随着距离的靠近,我还嗅到了一股淡淡的芳香气息。很难想像,脚竟然会有香的味道。

“你傻愣着干什么?”

她突然间的开口,将我从迷幻中唤醒,以至于让我大为尴尬。

“对、对不起,你的脚太好看了,而且还很香,所以我走神了……”

我感觉到很害羞,竟然让一只脚就给迷幻了,脸上火辣辣的。

我本以为她会生气,却没想到话刚说完,她就咯咯的娇笑着,笑的很开心。

突然,她目光向我望来,吓得我连忙低头。

下一瞬,那只包裹在黑丝袜中的小脚丫就挑起了我的下巴。

她问我,“我的脚好看,我的胸好不好看?”

“对不起,我刚才没忍住,以后不看了。”

我怕惹到她生气,连忙道歉,可没想到,她竟然又笑了,而且笑的比刚才更厉害,整个人都歪倒在了床上。

足足笑了一分多钟后,她才捂着腮帮子坐起身来,脸都笑红了,不过也显得更好看了。

她站起身来,穿上鞋子,然后走到了我的身后。

“你傻的很可爱啊!”

身后刚传来她天籁一般的声音,然后我就感觉到了束缚我的绳索被解开。

“你可以穿衣服了。”

我也不知道她到底想干什么,但还是按她的话去做了,脱掉皮衣穿上自己的衣服。

然后,我就看到她打开了带来的那个高档皮包,从里面取出一个长条形的小本本,拿笔在上面快速写着些什么。

下一刻,她写完后就撕下来,交给了我。

我接过来一看,竟然是一张支票,而且数了数零,竟然是三万,整整三万!

“姐,你写错数了,好像多写了好几个零……”

她又笑了,越笑越好看,越好看我就越不敢看,脸上火辣辣的,她实在太美了。

“就冲你这句话,我也没写错,就是三万,给你的,你把电话留给我。”

我都懵了,啥事也没干,就赚了三万,这钱赚的也太容易了!

接过递过来的纸笔,我留了自己的手机号码给她,然后她就放进了包内。

下一瞬,她抬起了白皙的嫩手,轻轻挑起了我的下巴,就好像是在调戏我似的。

那火辣辣的眼神,直看得我心中忐忑不安,眼睛都不敢看她,连忙闭上。

“睁开你的眼睛,看看我美不美。”

我强忍着心中慌乱,慢慢睁开了眼睛,细细打量着她,水汪汪的大眼睛,秀气的蛾眉,玲珑的琼鼻,猩红的小嘴,白嫩的皮肤,尖尖的下巴……

“我美吗?”

“美,哪都美,我没见过比你还美的女人,电视里的大明星都没有你好看。”

在她魅惑如天籁的声音中,我也不知道怎么的了,就把心里想的话全都给一五一十的说出来。

然后,她就抬起那只玉嫩的小手,在我脸上给摸了一把,很光滑,很温暖,很让我享受。

‘啪’的一记耳光直接就把我给打懵了,从那种享受中给一巴掌扇了出来。

“我当然美,这种废话还用你说?!”

她转身就走了,咯咯的娇笑声远离。

我都不知道她到底是怒了还是怎么的,完全摸不透她的情绪。

临出房门前,她站身回眸,如同仙女青睐,“小傻瓜,我会再给你电话的,记住姐的话,随叫随到,哪怕凌晨也是!”

然后,她就袅娜娉婷的走了,‘嗒嗒’的高跟鞋触地声愈行愈远,直至彻底消失。

漂亮女人走后不多久,张红舞就进来了。

她话都没有说一句,走到我面前直接就伸出了手。

我知道她要钱,但我没给她,“我凭什么给你钱,我借的钱你都还没有给我。”

张红舞笑了,百媚丛生,好似吃人不吐骨头的妖精,“再帮我接三个活,三个活的钱就算是押金了,然后我就可以借钱给你。”

“可是我爸还在医院里,他急等着钱救命!”

“你爸死活跟我有什么关系?”

张红舞的话,让我感觉到很生气,于是我抬腿就走。

只是我刚刚走出没几步,就听见身后传来了巴掌拍动声。

下一瞬,门外有四个混混闯了进来,进门二话不说,直接动手就打。

起初我还有还手,可他们个个身高马大力气壮,而且又占据人数优势,直接就把我给打翻了。

足足打了五六分钟后,在张红舞的示意下,他们这才狞笑着收手。

张红舞蹲下身子,从我口袋里把那张三万块的支票给取走。

看了眼数额,她脸上挂起满意的微笑,“你只是干着少爷的活而已,可不是真的请你当少爷来了,人贵有自知之明。愿意干你就得按着我的规矩来,不愿意干……我会让你按着我规矩来的。”

张红舞很漂亮,很妖,可现在她那张漂亮的脸蛋儿在我眼中看来,只有邪恶。

不过,由于趴在地上的角度问题,我看到了她短裙内的那双肉丝美腿,以及更深处的隐隐约约。那种风光,让我心神激荡,有种本能想要将她扑倒的冲动。

张红舞显然发现了我的举动,但她不仅没有羞怒的并拢,反倒把双腿给猛地劈了开来。

这个举动,让我大羞不已,根本承受不住这种火辣的惊艳刺激。

张红舞嗤笑不已,“就这么点能耐,还敢幻想睡我?”

我恼羞成怒,“张红舞,我一定会睡你的,狠狠的,让你求饶!!!”

“啧啧啧,真是个伟大的目标呢,人家好期待这一天的到来。那么,请你加油吧!”

张红舞挥手拍了拍我的脸,然后收好支票站起身来,在四个混混的追随下离开。

“他竟然还想睡我?真是个有意思的小家伙啊……”

门外走廊中,传来了张红舞的声音,其内的嗤笑丝毫不加掩饰。

3
  你自找的

鼻青脸肿的回到住处后,姚筱连忙把我给搀扶到了沙发上,急声询问我发生了什么。


我把事情经过大概告诉了她,然后她显得非常生气,“张红舞怎么能这样,这是要救命的钱!”

下一刻,她直接走进了卧室内,取出电话给张红舞拨了过去。

“红舞姐,陈锋他爸确实出车祸,你能不能……”

“姚筱,你先把自己屁股擦干净再说,每天赚的钱都还不够还我利息的!”

然后,电话中就响起了‘嘟嘟’的断线盲音。

看得出,姚筱很尴尬。

她坐到我身边,低声道:“对不起,陈锋,我本来觉得这好歹是条出路,能救急,没想到张红舞竟然是那种人,连救命钱都不放过,真的很对不起。”

我示意姚筱这并没有什么,况且她也是出于好心。

忽地,我记起了刚才张红舞所说的姚筱屁股都还没擦干净,还有利息什么的,于是问她,她又是怎么回事。

姚筱苦笑,“能有怎么回事,被人给坑了而已。”

然后,她就讲了起她的往事。

据姚筱所说,她确实曾经是一个企业的会计,不过后来认识一个男朋友。

男朋友提议让她挪动公司资金炒股,她当然不干!

可后来耐不住男朋友的鼓吹和甜言蜜语,以及虚构出的美好未来生活,她答应了。

再之后发生的事情就悲催了,挪动公款炒股的钱血本无归,而公司又催着她交账。

于是,她男朋友带她找到了张红舞,鼓动她借高利贷。

五十万的本金,三天后要还六十万,姚筱当然不干。

可她男朋友说,家里已经在凑钱了,很快就可以凑齐,让她不用担心。加之公司催得紧,于是她就借了。

然而借完钱后她才发现,男朋友不见了,消失的无影无踪,而张红舞还逼迫她还钱,不然就把她扒光了衣服丢进乞丐堆里去,甚至还拍果照威胁她,要一夜之间贴遍她老家全村。

没办法,姚筱这才走出了这一步,陷入泥潭中,而且愈陷愈深,难以自拔。

我见识少,可我不傻,听完姚筱的话,我就知道姚筱进套了,而且这个套肯定是她男朋友和张红舞给联手做的。张红舞借给她的钱,分明就是她挪用的公款。

“说白了,你的钱根本就没有炒股,直接就进了张红舞的手里,然后她再换你一张欠条,压着你逼迫你帮她赚钱,成为她的摇钱树。”

姚筱想了想,顿时想通了,大为气愤,直言要去找张红舞算账。

我一把就把她给拽住了,“你跟她算账,即便她承认了,你拿她有什么办法吗?”

姚筱哭了,越哭越伤心,越哭越无奈,随后更是趴在了我的肩膀上,哭的一塌糊涂。

她胸前的饱满,紧紧贴在了我的身上,很温暖,很柔软,让我忍不住有种想动手去揉搓的念头,可终究还是没有下手,她哭的太伤心了。

我轻轻拍打着她的后背,想说些什么劝慰她,可是又有谁来劝慰我呢?

许久,姚筱从我怀中离开,轻轻擦拭着眼泪,对我说谢谢。

这一夜,我跟她都很失望,各有各的失望,但都觉得前途一片黯淡,仿佛走进了深渊。

第二天清晨,一大早我就赶去了医院,去探望父亲。

只是刚进医院大厅门口的,我就遇到了昨天那个给我三万块钱的美女。

“了不得,还是只战斗鸭啊,大清早的就跟人干架,鼻青脸肿的干来医院了?”

我苦笑,“哪有,是张红舞的人。”

随后,我把昨天张红舞抢钱打我的事告诉了她。

听完,她浅声娇笑,“你自找的,爱跟她沾边。”

我知道她误会了,但我终究也没有说什么。

一同走进电梯后,我直接按到了8楼的骨科。

她有些疑惑,“你被打的也没多么厉害,不该去看外科吗?”

我摇头,“不是来看病的,是来看我爸,我爸出车祸被撞了,在八楼住院。”

她微愣,随即轻轻点头,不再言语。

直至到电梯来到八楼停止后,她突然开口道:“你找张红舞借钱,是因为你爸?”

我应了一声,然后就迈步走出了电梯,跟她示意再见。

来到病房后,我看望了我爸,我妈眼睛通红,显然没少哭。

安慰了几句后,我找到了当值的医生,医生告诉我说,性命已经无忧,但必须筹钱马上手术,不然双腿就保不住了,只能截肢。

我很着急,可是却没有半点办法,家里都是些穷亲戚,每人凑个万八千的还勉强,可几十万的医疗费用,这点也根本不够干什么。

正在我焦急的时候,张红舞的电话打了过来。

我刚接通电话,都还没来得及说话的,张红舞就直接冒出了一句‘医院大厅门口等我’,然后电话就被挂断了。

大约半个小时后,张红舞来了,什么也没有说,直接拉着我就到了缴费窗口,刷卡帮我垫付了几十万的手术费。

“怎么,你张姐我帮你垫付了几十万的手续费,你不该表现的感激涕零一点吗?”

张红舞打趣着我,我只是淡淡的说了句‘谢谢’,然后就要去帮我爸联系动手术的事情。

只是刚转过身,她就一把把我给拽住了。

“好好伺候好昨天那位大美人,你不会吃亏的。”

说完,张红舞还故意挺了挺她胸前傲然的饱满,媚眼如丝。

“只要你伺候好了,没准哪天张姐我一高兴,还真让你睡一次也难说哦,小家伙!”


4
 羞愧的聚会

在医院,我整整待了一天,从早上到傍晚,连午饭都没吃。

但我很高兴,手术已经做完了,很成功。

傍晚的时候,我接到了一个电话,电话那头的声音很熟悉,虽然我不知道她的名字,但我确定就是那个美人。

“在哪?”

“我还在医院。”

“等我,陪我出去趟。”

然后,电话就被挂断了,我连跟她道谢都来不及。

大约半个小时后,她拎着果篮来到了我爸的病房,自称是我的朋友。我都没法给我爸我妈介绍,万幸她自我介绍,说她叫羽婷。

稍微聊了几分钟后,羽婷就走了,我跟家人说了声,然后就跟她出去。

上车后,羽婷直接开车拉我去商场。

路上,我向她表示感谢。

羽婷说道:“你应该埋怨我,而不是感谢,你应该埋怨我为什么不直接给你钱,让你爸做手术。”

我摇头,“你又不欠我的,肯帮忙让张红舞借我钱,我就已经很感激你了。”

开着车的羽婷回转过头,看了我一眼,没有说话,继续转头开车,也看不出她在想什么。

到商场后,羽婷直接带我来到了男装区域,我连说话的机会都没有,她一路溜眼,然后调转过头,直接点指了五套服装,然后让我去换上。

逐一换上后,羽婷挑选了一套,然后把剩余四套也给包了起来。

随后,她又给我选了三双鞋子。

选装、试穿、开票、刷卡、走人,从我进入商场起到离开商场止,十五分钟,从这方面看羽婷应该是个雷厉风行的女人。

随后,她又带我去了一个发型工作室,将我从头到脚的都给狠狠收拾了一顿,可以说是焕然一新,那气质、那风采,看的我自己都不敢相信镜子中的人竟然会是我。

“我带你去参加一个聚会,能不说话尽量不说话,全程只要保持微笑即可。”

开车的途中,羽婷这样对我说道,我点点头,没有开口。

当来到偏僻郊区的一座大院中后,车子停了下来。

羽婷下车,示意我走到她身前,然后,她伸出纤纤玉手,帮我收拾衣领,随即更是贴心的拍了拍衣服上微微的皱褶。

上上下下地打量着我,随后她点头,“不错,很帅气,至少比那些韩-国娘男强得多。”

然后,她让我背过身去,她自己又进入到了车里,也不知到在鼓捣些什么。

不过当她出来后,我当时就被她的美给惊呆了。

一件银色的抹胸短裙加身,外面套着件淡粉色的垂地纱裙,双臂裸-露在外,白嫩柔嫩,胸前的饱满在抹胸的包裹下恰好好处的傲然着,很美,很惊艳,如同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漂亮公主,倾世倾国。

尤其是那双嵌钻高跟内的白皙小脚,简直将她衬托的完美无瑕。

“好看?”

“好看,走红毯的电影明星也没有你好看。你去的话,她们只能沦为配角。”

羽婷巧笑嫣然,使得她整个人更美了,“看来你并不像我想的那么老实,至少嘴很甜。”

我很尴尬,甚至隐隐感觉到脸上有些个火辣辣的。

“我、我说的是实话。”

羽婷微微侧腰施礼,像是个古代的宫廷女子那般,“你的实话很让我喜欢。”

然后,她就让我挎住她的臂弯,走进了院内的大屋,然后直接坐上升降机,到了地下。

直至进入地下我才发现,这里竟然别有洞天,里面收拾的金碧辉煌,灯光璀璨,就如同进入了皇宫一般。一群英俊的服务生在来回穿梭着,或食物或香槟,很忙碌。

此刻,地下皇宫内已经有很多人,女的雍容华贵,男的个个气宇轩昂、高大威猛。

我没敢更多的观看,唯恐自己露怯,被人发现什么也不懂,被说没见识。

随着羽婷,我往人群深处走去。

渐渐的,有越来越多的妇人跟羽婷打招呼,或是称呼羽总,或是称呼小婷。

不过我没关注这个,我关注的更多的是,打招呼的人都是女人,而她们身边的那些男人,显然都只是配角。

下一刻,我忽的明白过来,这应该是一个贵妇们的聚会,而那些男的,不是情人就是少爷。而我,显然也只是其中一个!

很尴尬,在我印象中,聚会应该是以男人为主导才是,眼前这种以女人为主导、男人为附属品的聚会,让我感觉到羞耻,作为一个男人的尊严被狠狠遭受到了践踏。

更为羞辱可耻的是,我竟然还得保持微笑!

“呦,羽婷,这个小男人不错嘛!”

有个貌美的少妇走上前来,她身后跟着一个高大威猛的男人,看起来好像健身房的教练。

羽婷含笑,“你的这位也很棒,我记得没错的话应该是健身教练吧?你的需要可是越来越重了,小心一个男人满足不了你。”

“他还行吧,两片万艾可,勉强可以满足我。不过如果换成羽婷你的话,不吃药怕是你这小身板也受不了呢,万一再向他求饶,那可就丢人啦!”

边说着,少妇边朝我走来,媚眼如丝,口中更是嘤咛声不绝,就像是正在被爱抚似的。

看着那她两条白花花的大长腿,胸前随其步伐走动而颤颤的饱满,我脸上顿时就热乎乎的。

“呦,小男人,你该不会还是个雏儿吧?见到姐姐竟然羞成这样,好可爱呀!”

我很紧张,根本没经历过这种阵仗,都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,只好以眼神向羽婷求救。可羽婷只是笑,根本不给我任何的回应。

下一刻,美艳少妇就走到了我的身后。

突然,我感觉到屁-股后面被狠狠的一顶,那种感觉,就像是男人去顶女人的屁-股一样,让我大为羞愧,脸上更是火烧火燎的。

美艳少妇双手搭在我的肩头,然后脑袋从背后伸到了前面,用舌头去舔舐我的面颊。

“哇额,好烫啊,他真的害羞了,姐妹们快来看呀,极品的小处-男呀,快来快来!”

美艳少妇惊声尖叫,其内充满了猎奇的欣喜,就好像是独守空闺的女人寂寞了数年,好不容易逮到个男人似的。

下一刻,随着她的尖叫,无数贵妇们向我这里走来。

随即,美艳少妇就像是表演似的,拿我当钢管舞跳动着。

那婀娜的身材,那妖媚的容颜,简直就是一副强烈的春-药。

尤为过分的是,她还时不时的拿胸前饱满故意蹭我,且同时口中还会不时发出勾魂的嘤咛声。

然后,所有女人目光就都投向了我的下面。

那一刻,我脸上火辣辣的,羞得要死,因为我可耻的有了本能反应,怎么压也压不住…


点击 "阅读原文" 查看更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