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来到撸妹妹网,我们因为缘分而相聚。请记住我们的网址:googlepulse.com。撸妹妹网提供更多更好看的东东都在这里
作者:北北

摘要: 玫瑰园里的玫瑰千万朵,我为什么要独爱你一朵。

左手股票,右手爱情(6):无巧不成书


我踩到一块松软颤动的暗黑泥土,

我陷入其中又拔出,

决定让你从我心中出走,

你像锋利的石块重压着我,

我一步步计划离开你,

切断你的根,

放你在风中单飞。


---聂鲁达《梦》



许湘也在深夜接到了电话,是韩玫的,电话里的韩玫气急败坏,语无伦次,原来她发现老公出轨了。


许湘也曾遭到过爱情的背叛,她能理解韩玫此刻的心情,她劝韩玫先不要下结论,或许只是暧昧,而暧昧是这个时代的通病,多余荷尔蒙的释放罢了。


韩玫说着说着就泣不成声,说她这些年在婚姻中的付出,说她的老公怎么没良心,接送孩子去几次画画班,就和画画老师搭上了,那个美院的研究生又美又年轻,所以她特别生气。


中年危机,许湘在心里暗暗叹了一口气,这个坎也不知韩玫是否过得去,她听着没多说,韩玫在气头上,劝了也听不进去,于是约了第二天面聊。


第二天上班时许湘看着盘面,一片绿野,寒冬已至,熊市将至。她果断清了盘。


炒股就三种结局:抑郁、跳楼、出家。


许湘在炒股上已是出家级别,这些年大风大浪都经历过,她早已处变不惊。现在这种形势,她不会考虑抄底玉龙股份,虽然玉龙股份现已跌破了9,看起来两头的势力拉扯难分,这一仗注定艰难,她纵然加入,也于事无补。


在生活中她游走在佛门的边界,但那道门槛,她终是不想跨过去。所谓红尘,她虽已看破,却仍留恋,出世入世,就像潜水,在不同的深度恣意切换,沉浮人生。


收了湘立马赶往定的地点。


酒店的圣诞树灿灿的,穿着深红色裘皮大衣的韩玫远远走来,给这个老牌酒店顿添了几分光彩。


这样一等一的妻子,还是遭到了背叛。---许湘在心里不禁叹息。


 “哦呦,这件裘皮大衣灵的,哪买的?”---女人见面总是从赞美对方开始。许湘知道,现在的韩玫尤其需要被肯定、被赞美。


“香港代购的,今年的新款。”---韩玫答。


“好看好看,你这么好看,就应该对自己好一点。”---许湘继续夸。


韩玫坐在对面,还是让许湘感到了心疼,裘皮大衣很好看,半袖束腰款,颜色衬得本来就很白的韩玫越发白,但却掩不住她的黯然神伤。


许湘把圣诞礼物送给韩玫,法国的“redline”手链,细细的红线上一颗小钻,非常适合韩玫,过了年就是她的本命年了,所以许湘早早就准备好了礼物。


韩玫拆开小礼盒,当场就戴上了,感动地说“还是闺蜜好”。


流年不利,红内衣和红线怕是都起不了什么大作用,心理安慰罢了。


“你老公的事,我感觉你想多了,可能没出轨,只是暧昧。”---许湘直奔主题。


“我给你看他们的聊天记录,明显走心了。我把记录都拍下来了,以后做证据。”---昨晚我打给你,就是看了他们的聊天记录气死了。


许湘看了一下韩玫拍到的记录,的确不止是暧昧。而且韩玫老公两次转账给对方,都是小几千,对方都没收,这只有两种可能:对方不图钱,或者对方图的是大钱。


韩玫这边,也将是艰难的一仗,许湘在心里又是叹息。


“但现在就算当场捉奸也没什么,最多财产分割上出轨方吃亏点。你还是要想清楚,这个男人你要还是不要。走心,这个年龄的男人还有多少心可走?走个心、走个肾,那也不过是个走字,还是会回来的。这种事长不了,最多一年半载。”---许湘很冷静。


“谁能这么洒脱?共享老公?扫码骑一圈就给还回来了?关键是,我一直觉得全世界的人出轨我老公也不会,我一直很信任他,这种被信任的人捅了一刀的感觉你能理解么?我看到那些聊天记录气得全身都在抖。”---韩玫说着说着又激动了。


“那你也出个轨,这样就扯平了,现在这算多大的事啊。”许湘继续安慰她。夫妻间的事,原则就是劝和不劝散。


“我会做种事么?因为报复而出最傻了。”想也没想。


许湘理解韩玫,也相信韩玫,如果女人就分两类:会出轨的,和不会出轨的,韩玫绝对是后者。因为她是一个非常自信的女人,为了保持道德上的自信她也不会出轨。她是个非常有底线的人。


然而道德是什么?道德是定的?道德的底线又是划的?


男人喜轨,和他们的生物性有关,雄性动物总是找尽可能多的雌性交配。当人类习惯了游走在边界之间,当人类发明了“灰色地带”这个词,当社会已不再把出轨当回事,男人的出轨就更肆无忌惮。尤其是,中国的女人还善于原谅。


而且,中国女人对男人“不成功”的宽容要远远低于对“不忠诚”的宽容。


虽然许湘对不忠诚的男人不能宽容,但她还是劝韩玫:


“婚姻到底就是利益的捆,大家一起合开个公司,把孩子拉扯大,一起面对各种社会关系。你理性一点,想清楚,现在公司散伙了对你和孩子更有利还是合营下去更有利。”


 “我就是想不清楚,十年的婚姻,共有的东西太多了,主要是孩子。但是不离,这口气我咽不下。”---韩玫说。


现在的韩玫,脑子里乱极了。她想过年一个人去西班牙散散心,让许湘陪她去,可是许湘已经订好了去马来西亚潜水,无法陪她,于是继续劝到:

 

 “没想好时别跟你老公牌,你再察一。也双方父母,把事情大。自己留条后路。”


 “恩,得了。”应着,看了看表,已是晚饭时间,得赶回家吃饭,辅导孩子功课了。


两个人往外走时韩玫突然停在原地不动,整个人愣住了,许湘顺着韩玫的眼光往大堂方向看,竟然是韩玫的老公搂着一个年轻的女孩进来,那个女孩有着不同寻常的黑眼睛,长直发,身材窈窕,气质出众,让人的眼光无法移开,这样的女孩,怪不得韩玫这么生气,许湘替韩玫捏了把汗,对手强劲。


许湘脑子清楚,拿起手机对着走向另一个方向的两个人的背影拍了几张照片,然后赶紧拉着韩玫出了旋转门,在酒店门口等出租。


湘非常受,然身边这种事不少,但次受了的是她蜜,她也感同身受。于韩玫这种骄傲的女人,件事最大的打在尊


出租车来了,许湘很不放心,陪着韩玫一起上了车。刚上车,许湘就接到了王小虎的电话,问她是否感兴趣一起做一个欧洲基金,德国一家基金公司找到王小虎,想让他把这只基金在中国做风投,找中国的中小型企业,帮他们上市,这个项目需要一个持欧洲居留,能随时往返欧洲的人,王小虎立刻想到了许湘。


此刻的许湘心情非常低落,无心了解详情,让他把资料发邮件过来,找时间当面谈一下。


许湘还在想韩玫的事,脱口而出就问王小虎,“男人出轨是什么心态?”


王小虎被问住了,说,“你怎么会问这种问题?”


许湘不想说自己闺蜜的事,就说了上次的金融八卦,那个男人出轨了然后回家了,问王小虎,男人是怎么取得妻子谅解的。


王小虎说,“真相或许是,妻子根本无所谓他回不回家,你爱离就离;也无所谓原谅,没离并不代表原谅。真相很可能是,情人求男人先回家再说,你以为情人对那个男人是真爱么?她看重的是他的价值,他的研究领域,他那个领域的专家寥寥。但现在离了,风投就会撤,这个男人就毫无价值了,为什么要现在离?”


许湘一下就清醒了,她一直以为自己很理性,原来段位还是低了点,现在最应该做的,是给韩玫老公的公司做一个前景分析,从财务状况的分析结果来帮韩玫做判断,离还是不离,如果离的话,什么时机最合适。


韩玫看许湘收了线,问,“你刚才问的问题有答案了吗?”


许湘说,“有了,答案是:玫瑰园里的玫瑰千万朵,我为什么要独爱你一朵。”


韩玫低声说,“是啊。”


许湘觉得还不到给韩玫分析婚姻去留的时候,等韩玫神智和理智都回归正常状态再说,但她无论如何,都会在这段特殊时期,尽其所能陪伴她、支持她。


韩玫到家了,许湘看着她上了楼,才让出租车司机掉转车头,再开回浦东,此刻的上海华灯初上,是许湘最喜欢的时刻,上海的美就美在入夜,高架上的路灯一盏一盏的点亮,高架上的车川流不息,带动着这个城市的活力和热力。


此时,出租车上的电台放了林忆莲的《伤痕》,“女人独有的天真,和温柔的天分,要留给真爱你的人。” 这首老歌此刻如此应景。现在的社会,还有真爱吗?


两个好朋友,一个遭到了合作伙伴的背叛,一个遭到了人生伴侣的背叛,看来,背叛是人生的必修课。


而在朋友们遭遇这些的时候,自己却无能为力。


想着想着,许湘感到自己又潜入了深深的海底,那里没有各种海洋生物,只有无穷无尽的黑暗,而黑暗对孤独的人有着致命的吸引力,让人想就在这样的黑暗中静静的漂着,不想过去,也不想将来,只有此刻。




   前情回顾  




股票时期的爱情(一)


股票之殇(2):入局


股票时期的爱情(3):一夜变中年


(4):股市无情,相思无用


   左手股票,右手爱情(5):处处是套路